夭子

这是我男人了!!!跪哭〒囗〒

一碗乌冬面:

《金鱼与风铃》



硬凑的主题

【楼诚衍生/谭赵】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01 夜路走多了会出事

强摘的果实不甜:

挪用《欢乐颂》部分人物设定和剧情,私设有。


本文最大宗旨:欢脱宠溺向谭赵,附带ABO设定,一点点凌李。


-




01 夜路走多了会出事




赵启平就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他爱闹又爱玩,喝起来很彻底,疯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年少轻狂和荒唐岁月等等的形容词放在他身上几乎一点儿也都不超过,但是从来没有人藉此苛责或是轻视过他,为什么?因为他足够优秀。


长得一表人才,谈吐幽默,学识渊博,高分从顶级医学院毕业,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骨科副主任,工作认真深获好评,要不是资历浅了一点儿,评上主任根本是迟早的事。也就因为这样,所以大家对于赵启平在下班后立刻从一个乖乖牌变身为夜店小王子的总总脱序行为皆是睁一隻眼闭一隻眼,反正人家怎么浪也从没拖累过日常生活,还是该干啥就干啥,只不过是休閒嗜好特别不一样了点。


小赵医生从原先待的六院转到第一医院中间有很多曲折的故事,不过那些都不是很重要所以可以按下不表,唯一值得一提的点就是,他原本以为不过就是换了个城市好好工作好好玩罢了,没什么大不了,可惜天算不如人算,谁都不知道这一调职,居然会连人生也都跟着变了调。




这一天早上他还在嘻嘻哈哈地闹着好久不见的李熏然,一会儿逗逗他,一会儿调侃凌远,玩得不亦乐乎,结果晚上去了新开的夜店打算认识些新朋友,发展新的人际关係,顺便猎猎豔看看能不能遇上什么好货色时,却遇上了令自己措手不及的场面。


一个娇小的女孩儿拿着酒摇头晃脑地撞上了自己,整杯Gin Tonic就这么豪爽的全洒上了赵启平的背,白色的衬衫瞬间变得半透明,黏在皮肤上冰得不行还带着琴酒的味道,赵启平嘶地一声转过头,太过凶悍的表情瞬间就吓到了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儿,她眼眶一转立刻闪现泪花。


纵横情场多年他最怕的仍旧是眼泪,所以他看人一哭怎么也就气不起来了,只得忍着冲去厕所整理自己的冲动,好声好气的安慰着,还特别体贴的将人扶到一旁的吧檯坐下。


到此为只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一直到一个莫名奇妙出现的男人,莫名其妙的揍了赵启平一拳为止。


口腔裡立刻就瀰漫起血腥的铁秀味,赵启平觉得变化太快了有些懵,还来不及躲第二下就听见男人愤怒的大喊盖过了夜店裡吵杂的音乐。


哪来的野Alpha居然敢碰我的人!


What!?赵启平回过神来摔了一把椅子过去,觉得自己的懵已经要到了平方的程度。去你的Alpha!老子他妈的是个Omega!


敢情他因为误会白挨两拳,赵启平觉得非常憋屈,可是因为距离拉开的关係,他的反驳声并没有传到对方耳裡,剑拔弩张之间刺鼻的菸味从那人身上不断流洩而出。操!赵启平暗骂了一声,遇上一个脑热的Alpha就算了,偏偏还是一个不懂得控制自己的Alpha,只见周围的人都因为信息素的关係而开始后退,赵启平此时此刻也非常的想夹在人全裡头一走了之,可是不行!他的骄傲和自尊叫他留下来把话说清楚!这种不明不白的黑锅,他绝对不背。


小女孩儿几度想拉住自家Alpha解释,可是人根本就像是杀红了眼什么也听不进去,赵启平在听见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后就知道大该是无法善终了,只能在心裡头安慰着自己:大不了就拼个鱼死网破麻,谁怕谁!好歹他也是跟小李警官学过几招,也从医学院裡学了几年的包扎!


只是他还来不及施展那几招皮毛,一道好闻的葡萄酒香突然间就闪了进来,遮掩住难闻的菸味,让赵启平顿时觉得自己似乎是跌进了一个橡木桶中,被富有层次的梨果香给包裹住。向来不怎么在别人信息素下动摇的他,莫名的觉得有点儿晕眩,他看着眼前男人壮硕的背影晃了晃脑袋站稳脚步。




连解释都来不及解释,那个狂暴的男人就因为误伤了别人而被警卫给强制架离,赵启平怀着歉意的盯着那个帮他挡了一把而手臂被划伤的男人,虽然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要突然冲出来找罪受,但人家的好意总不能头一扭就丢下不管不顾吧?


赵启平把这一切都归咎给了自己身为医生的宅心仁厚。他探头探脑的朝着那人走过去,空气中原本相撞的强烈信息素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赵启平嗅了嗅只闻到夜店原有的喧嚣味,不得不在心底佩服他的控制力。


他正想要开口,那人却刚好转了过来,如凋刻般五官分明的脸,有稜有角俊美异常,幽暗的眼裡闪过一丝精光,明明就是带着微微的笑意,却还是散发着一股高高在上的王者之气。赵启平不由自主的摒住了呼吸,他也算是见过各式各样的人了,但在夜店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却还能将灯红酒绿全数隔开自成一格的男人,他可以说是从没见过。他想起了刚才那股葡萄酒味,仅仅只是一、两秒的时间,居然一不小心就沦陷了进去。


男人对于他的目光一点也不反感,反而还加深了笑意,他抿着唇先开了口。


「谭宗明。」


赵启平被沉稳的声音给换回理智,觉得自己彷彿就像是小曲看见帅哥一样的没出息,他连忙报出了自己的名字,随即又突然后悔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将真名给了人。


「那个,你受伤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赵启平小心翼翼的问,他细看才发现谭宗明的身上穿的是一套价值不菲的名牌西装。


「没关係,小伤而以不用去医院。」谭宗明扭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除了衣服被划破外也不过是破了点皮。


「那我帮你清理伤口,包扎一下吧?就算是小伤,感染了也得糟。」


「行。」谭宗明点了点头说,「我这衣服得换,我看你的衣服也得换了。」


他没说赵启平都快要忘了自己的衬衫这回事,他一说赵启平立刻就觉得整个背黏答答得有些噁心。


「走吧。」


「去哪儿?」


「换衣服。」


「……不是,去哪换衣服?」赵启平觉得有点懵。这已经是今晚的第四次了,他估摸他大概是用掉了一个月发懵的次数。


不料谭宗明却挑高了双眉,说了句:「我家。」




很好,第五次了。






-


大概不会很长,而且重点应该会放在怀孕期间上。


雷的人就……看完这章别再看啦TT



楼诚【Love me again】1。脑洞来自b站视频原作者曲辛稼

推推推!!

乌陆陆:

一时心血上涌的产物,前路未知,感谢原视频作者,av号3127004,楼诚夫夫虐狗过程全记录,配合视频服用更佳谢谢。



---------------------------------------------------------
叮铃铃铃—
新潮的洋式电话在晚饭后突如其来的响起,正在厨房洗碗的人闪出头来,望了望客厅,在米白的抹布上随意的蹭了蹭,用一双还在微微滴水的修长指尖轻轻捏起电话。
“你好。”
在这个年代的香港,大多数人庸庸碌碌穿梭在城市的街道,拥挤在凌乱的格子间筒子楼里面,作为一个单身汉,能独自居住在这样精致宽敞的公寓,安装这样昂贵且时髦的电话机,实在是令人艳羡的。
何况这间公寓住的还是一个早早富贵的年轻人。
年轻的男子是两个月前刚刚搬过来的,会一些广东话,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这是极难得的,发型抿得铮亮的三七分,笔挺的西装还带着清新的肥皂味,皮质的腰带和手表,无处不彰显着这人先进的品味和自信的炫耀,一件蓝黑呢子大衣却像刻意的低调,遮盖了他修长纤细的身形。
看样子是个讲究的人,这使住他隔壁的老房东对他十分放心。
男子放下皮箱,在房间四处走走看看。
“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都是新装修的,我的儿子和媳妇搬去了上海,这暂时空着,你看啦,家具都是新的,我就住在隔壁,有事你就敲敲墙。”
上海这个地方,有的人想要进去,有的人想要出来。
男子回过头,一挑眉,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带着精明和化不开的浓情,在这张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却显得无比意味深长且温柔。
“敲敲墙?”
老人的夸夸其谈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男子好奇的蜷起经络分明的五指,轻轻在墙上敲一敲。
“这房子哪里都好,唯独隔音一般,但是旁边就只住了我,我一个老人家,平时睡的又早,不会打搅你。”老人赶紧笑了起来,摊开手坦然的说。
男子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四点了,身体里有些冰凉,多日的漂泊他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和一顿热气腾腾的晚餐。
这里是香港,以后不会再有阴谋了,也再没有伪装,自己也是单身一个,怕什么隔音不好,怕自己是多虑了。
“就这里吧。”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掏出真皮钱包。“房租我预付半年,我是做经济的,时常有业务要谈,工作要求我还需要一部电话,所以,麻烦您。”
轻松的掏出一叠钱币,整整齐齐每一个皱褶都舒展着,一切都完美得毫无瑕疵,讲究得彻彻底底,仿佛这个人连周遭的空气都带着一丝充满拒绝靠近的禁欲感。
接过钱,他礼貌的笑一笑,只是轻微勾起嘴角,就足够让人心醉。
老人出了门,举着钱摇摇头,第一次见到这样漂亮潇洒讲究阔绰的公子。

电话铃声被接起的手打断。
“喂。”
电话被接起。
“哎呀,我当然有三个弟弟啦,大的叫明楼,小的叫明台,这个排中间,叫明诚,今年也老大不小啦!”
明楼还没进屋子,就听见客厅里大姐洋洋得意的说话声,她声音明亮尖锐,十里外都能听见她骄傲的语气。
“这个阿诚是顶好的啦,比明楼那个老气横秋的更年轻,比明台那个小不正经的更沉稳,也是留过洋的我跟你说,又洋气,又派头,哎呦不要太漂亮,全上海滩在没有比他更好的小伙子啦!这不是,肚子里有点墨水了不起嘛,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
果不其然,明楼推开家门,明镜正坐在沙发上和西洋货行的赵太太通电话聊得热火朝天,看他进来瞬间板起脸,食指朝他忿忿的比量几下,看口型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白了他一眼。
明楼老老实实颔首表示回到家了,径自上楼。
“大少爷回来了。”阿香打个招呼。“今天炖了甲鱼汤,就快好了。”
金丝眼镜反着光,没有听见熟悉的声音,他抬头看看楼上。
“阿诚哥他在您房间里。”
“哦。”
他把大衣挂在手臂中上了楼,轻轻推开房间门。
屋里的人背对着门口,正弯身在一张长板之前,卡其色的西裤剪裁得体,雪白的衬衫包裹在马甲背心里,轻声的吹着口哨,是一首当下歌舞厅流行的满场飞,少年俊朗,神采风流。
“香槟酒气满场飞,钗光鬓影晃来回,灯红酒绿,靡靡之音。”
“大哥回来了。”
背对着的人回过头来,被他打趣笑的眉眼弯弯,放下手中的熨斗走过来接过他的大衣,抖落抖落,挂在一边。
“怎么回来的?”明诚拿起茶杯。
“特高课派车送我回来的。”明楼拿掉围巾,接过热气腾腾的茶水。
“南田洋子又有什么事?”
明诚双手插兜倚靠着椅背,轻蔑的哼了一声,表示对她的不屑,明楼坐下,抿了一口热茶。
“也没什么事,不过就是照例的询问罢了。”
这话回得不咸不淡,带着拒绝的意思阿诚很明白。
明诚的笑渐渐散开,他从小陪伴在明楼身边,了解他一切伪装下最真实的面孔,可近来他越来越发现,无论毒蛇或是眼镜蛇,在他面前都那么透明,偏偏是明楼这个人,是让他最看不透的。此刻他眉间聚齐的冰冷,以及对他抛来淡淡的眼神,没有温度,冰凉到心里。
阿诚不自觉的把双手从兜里掏出来,站直了看着他的眼睛,有些慌张。
“大哥,怎么了?”
“你注意一点德行,少听这些腐败淫靡的歌曲,端正好你的姿态。”他又抿了一口茶,眼神瞥到一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对不起…”
“衣服不用烫了吗?”
“哦对!”
明诚赶忙拿起熨斗,明楼拿起桌上的报纸,看得聚精会神。
他偷偷回头瞄了一眼,金丝眼镜正仔细的阅读着每一个油墨字眼。
最近大哥很奇怪。
应该说,是从巴黎回到上海,再次遇到汪曼春之后,大哥对待他就冷淡了不少。
那样的美女,青梅竹马,日久生情,也不怪。
想到这里,他不禁嗤之以鼻。
有事找阿诚,没事汪曼春。
明楼借着报纸的遮掩,望着明诚的背影,这会儿不再如方才进门时那样充满活力,倒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阿诚的心意,他并非不懂。
要装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无动于衷心如止水,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今天南田洋子笑意盈盈的把他请到特高科,聊起阿诚的时候,那种势在必得的满足藏不住一般从嘴角溢出来,像是筹谋着一块肥肉的狐狸。
然而这块肉,可是他明楼紧紧衔在嘴里的。
怎么样才能装作一不小心,把这块裹着刺的肥肉掉进在树下蓄谋已久的狐狸嘴里,明楼这只乌鸦还要好好考虑。
“您的助手明诚,他很优秀。”她双眼散发着十分精明的光,不愧一个女子就能做到特高课的课长。
明楼晃晃酒杯,一口喝尽了。

分享夭子创建的歌单「Sink Into Its Heart」: http://music.163.com/playlist/651057565/101769970/?userid=101769970 (来自@网易云音乐)